商商商酌。

又改名了。
陷入懒癌晚期。
原名云烟,反正改不改名都没人认识我。
经常性失踪人口。
喻吹黄厨,喻黄不拆不逆。
好吧其实是一只懵逼的杂食党,炖肉中【2025.苏黎世见

 

【喻黄】与房客和谐共处才是人间正道(一)

2017天天生贺#         OOC#        

大概是画家x摄影家#                             

又名腹黑房客俏房东(抱歉我又病了)#        

emmm总之祝我天天宝贝生日快乐#         

失踪人口回归#

我的文风大概是没救了#

—————————————————————————————————

喻文州最近很困扰。

首先呢他是一个挺挑剔的人,尤其对于他的居所。不过之前的房东不再租房子了,所以他只能另谋高就。

第二他并不是一个勤快的人,奔波于各个房产中介对他来说实在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可他是个艺术家,对于他而言一个良好的创作环境是必不可少的。
所以最终他还是决定先去个房产中介看看。

之前的房东其实也是个挺好说话的人,他说喻文州在没找好房子之前都可以先留下来,并给他介绍了一家房产中介。

于是在这天,喻文州来到了这家店。
店不大,喻文州推开门走了进去,视线的正中央是个年轻的男人,他略有些懒散地趴在桌子上,见到来人也只是问了一句:“看房子?”见喻文州应了,他便向着楼梯的方向喊了一声:“沐橙,有客人!”
没过一会儿楼梯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喻文州向上望去,只见一个大概二十来岁的姑娘正向下走来,她的步伐轻盈,带起脑后的长发一晃一晃,明媚至极。
但他也暗自疑惑,眼前这个姑娘居然才是这家店铺的老板。

“你好,我是苏沐橙,是这里的老板。”来人的脸上保持着平和的笑容。

喻文州的脸上也是他一如既往的微笑:“我叫喻文州,来看看租个房子。”

“什么样的房子?我可以帮您看看。”

“房子周围的环境必须得安静,其他配置的话倒是没什么要求,基本的都有就行。还有......如果可以的话,房租不要太高。”

苏沐橙怔了怔:“我这儿符合要求的有是有......不过是合租。”

“合租的话我是无所谓,不过我对环境的要求很高,所以能不能问问这位......准室友的性格怎么样?”

“他好像是个艺术家,其他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和艺术沾边的人应该都挺安静的吧。”她想了想回答道。

喻文州看上去挺满意的:“这样吗......那行,麻烦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一份吧。”

“好的....."

苏沐橙话说到一半,突然传来一声“沐橙,吃饭了!”她动作一顿,抱歉地冲喻文州笑笑,回道:“知道了,等会儿。”

送走喻文州后,苏沐橙走到餐桌旁对叶修说:“这下烦烦得欠我一个人情了。”

 “是啊,开心吗。” 

“当然啦。”苏沐橙说着,掏出口袋里的手机,随即拨出一个号码。

 “喂,烦烦?”可以隐约听见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一声应答,“你的房子大概要租出去了。开心吗,终于有人帮你一起还贷款了。” 

这边叶修很不厚道地笑出了声。

 “啊总之我已经把你的联系方式给他了,你就赶紧收拾收拾吧。哦对了,记得欠我一个人情。”苏沐橙笑着说,眼角弯起。 

黄少天挂掉和苏沐橙的电话后,果然不久便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他接起电话,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温润的声音:“喂,您好。请问是黄少天先生吗?”
 “哦,是的。”黄少天耳朵一酥,差点没回过神来。 “我是喻文州,有意向到您这里租房子。” 

挂断电话后,黄少天还是没回过神来。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对这位即将可能成为他室友的喻先生的第一印象非常好。谦逊温和有礼貌,他能感受到喻文州的家教十分良好。

大概几十分钟后,喻文州十分有效率地赶到了黄少天家,的确整个小区都很安静,而黄少天的家隐匿在一众安静的楼房之中。
他刚到指定的那栋楼附近,便看到一个棕黄色头发的青年倚在楼道前的大门上,在看到他时愣了一下,一会儿后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喻文州走上前去:“请问是黄少天先生吗?”

“哦,是。你就是喻文州吧。”

“诶,原来你刚刚不确定是我?”

“呃.....”

“还没确定就打招呼了吗,少天真可爱啊。”喻文州笑道。

“啊哈哈哈哈,我这不是相信我的直觉吗。”黄少天也笑,不过心里却暗自想着这人可真是自来熟。

“那个...你不是要看房子吗,上楼吧。”黄少天率先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嗯,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有人帮我一起还贷款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黄少天带着喻文州在家里转了一圈,随后问他有没有什么问题“有问题尽管说,能改的话我尽量。”他如是道。
“不,我挺满意的。”

“那行,哪天找个时间到苏妹子那里签个合同吧。”黄少天还是开门见山。

“哦对了,苏老板又告诉过你我的要求吗?”喻文州突然想起了这件事。

“啊?什么要求?”黄少天看起来并不知情。

喻文州只好再次重复道:“是这样的,我是个画师。我们这些工作和艺术沾边的,其他都无所谓,就是工作环境必须得安静。我记得苏老板好像跟我说过......你也是个艺术家?”

“嗯......算是吧,我是搞摄影的。”

“那我们,算是同道中人吧。”

“诶?”

“以后请多多关照了。”喻文州笑了笑。

不管怎么说,签合同的过程还是十分顺利的,于是不久后喻文州就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搬了进来。
当然,黄少天在看到喻文州的“大包小包”的时候,还是惊了一下:“哇专业的就是不一样,这个箱子里装的东西都是你画画用的吗?”他指着地上的箱子问道。
“啊,是的。”

“哎想想我当年也在美术系那边旁听过呢。”

“感觉如何?”

“太难了,不适合我。”

“.....各有所长嘛,想必少天的摄影技术一定很不错。”

“啊.....也许吧。你这么多东西,要我帮忙吗?”

“那就谢谢少天了。”

黄少天两手各一个箱子,艰难的推开了自己隔壁房间的门:“文州文州,这是你的房间。”黄少天也改变了自己对喻文州的称呼,兴许是觉得两人十分合得来,所以叫的更亲昵了些。

“少天,要不你还是先把箱子放地上......”

“不用不用,我没这么弱不禁风吧。”

“这样。房间我很喜欢,不过......”

“不过什么?”

“少了张书桌。”

————TBC—————————————————
嗯我没租过房子,流程xjb乱写的,如果有什么不对欢迎指出,细节就不要在意太多了,大家看得开心就好。
马上要荣升三狗了之后大概会淡圈一年。
由于这片我构思的比较长所以就分篇写了。
说实话吧我自己都写的有点不知所云。

私心把我沐橙女神拉出来遛了遛。







天天宝贝生日快乐!

  9
评论
热度(9)

© 商商商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