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商商酌。

又改名了。
陷入懒癌晚期。
原名云烟,反正改不改名都没人认识我。
经常性失踪人口。
喻吹黄厨,喻黄不拆不逆。
好吧其实是一只懵逼的杂食党,炖肉中【2025.苏黎世见

 

【方王】殊途同归

大写OOC# 吸血鬼paro# 

这题目好像有点大众# 乱七八糟的#

王爸爸大受贺文,祝大眼儿万受无疆#

————————————

 王杰希几步走出家门,意外地在院子里发现了一个人。
 
 “今天什么日子啊?”他嘟囔着。
 
 奇怪的是,以前的他绝不会去管这档子闲事,今天却神使鬼差的把人拖回家收留了。
 
 就像是命中注定一般。

 
 王杰希几步走出家门,把人拖回家后,他看起来心情很好,一路上都哼着歌。
 
 他打算去买些血浆慰劳慰劳自己。

 
 王杰希回来的有些晚,他左手拎着一只活鸡,右手扛着一坨血浆。
 
 “这些血浆越来越不新鲜了。”继续嘟囔。
 
 打开家门,王杰希闻到了一股蛋糕的香味,他感到很奇怪。
 
 田螺姑娘?
 
 然后他就看见被他捡回家的人捧着一盘蛋糕从厨房走出来。
 
 算了他顶多是田螺爸爸。
 
 方士谦把蛋糕放在餐桌上,转头对王杰希笑了笑,假装没看见王杰希有些扭曲的脸:“你好啊,我叫方士谦。看见日历上有标着今天是你生日,我就做了个蛋糕,也算是报答你救命之恩了。不过......”方士谦摸了摸鼻子,“麻烦你收留我几天。”
 
 “行。”王杰希回答,过了一会儿又补上,“我叫王杰希。”
 
 
 方士谦的手艺很好,小小的翻糖蛋糕做得很精致漂亮。
 
 至少一开始王杰希是这么认为的。
 
 后来他切开后发现里面是彩虹蛋糕,他只想说方士谦你去开个甜品店吧。
 
 王杰希静静地吃蛋糕,方士谦静静地看着他吃。
 
 吃完后王杰希认命的把碗洗了。
 
 妈蛋他再也不想吃自己做的饭了。

 
 方士谦说是让王杰希收留他,其实也只是提供了夜晚住宿而已。
 
 因为一天中方士谦有大半天的时间都在外面。
 
 这还导致了王杰希至今没有摸清他的性格。
 
 知道有一天方士谦没有出门,王杰希捧着一杯血浆靠在沙发上的时候方士谦正好下楼。
 
 “你是吸血鬼啊。”方士谦恍然。

 “嗯。”王杰希没有否认。

 “我就说嘛嘿嘿嘿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王杰希表示收到了惊吓,这是他认识的方士谦吗。
 
 “你不害怕?”王杰希疑惑。

 “怕?你不觉得挺有趣么,做鬼要看开一点。”

 “呵呵。”
 
 你才做鬼,你全家做鬼。

 爸爸我是 吸 血 鬼。

 这天方士谦一直待在家里,于是王杰希彻底摸清了他的性格。

 熊孩子什么的。


 之后方士谦又恢复了早出晚归,直到又一天。

 “很辛苦吧,血猎什么的。”方士谦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王杰希身后。
 
 “还好。”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了,再怎么样都早就习惯了。

 “一直躲来躲去的,不累吗?”

 王杰希沉默。

 “没有想过回去......”

 “你到底是谁?”王杰希转过身。

 方士谦脸上露出王杰希从未看到过的,肆意张扬的笑容:“我也是......”

 话语被手机进入短信的提示音打断,方士谦瞥了一眼屏幕,一下子变了脸色。
 
 刘小别:血猎,速走。

 方士谦一把拉起王杰希:“血猎来了,赶紧走。”


 吸血鬼一族有着敏捷的速度和惊人的力量。

 方士谦和王杰希飞快地穿梭在山林里,王杰希突然开口:“你也是......”

 “对,我也是吸血鬼。”方士谦打断了他的话,“别出声,你听身后。”

 吸血鬼的听力一向比人类好许多,他们都能明显地听到身后有人追赶的声音。


 “呼......呼......”王杰希半跪在地上,方士谦则一屁股坐了下来。

 “暂时甩掉了?”

 “嗯。”

 “王杰希。”方士谦的语气突然变的很郑重。

 “嗯?”

 方士谦起身,向他伸出手:“我有办法回去,一起走吗?放心,我不会放手的。”

 王杰希缓缓抬手,最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把手放了上去。


 再也不会放手了哦。

 没事,就算你放手了,我也会握紧你的。

———————————————

有很多想写的没有写出来,比如世界观。

这个世界观是吸血鬼和人类本来是在不同的两个世界,但有些吸血鬼会因为种种原因掉到人类世界去,但因为很难找到回去的方法,所以吸血鬼猎人负责杀死这些吸血鬼。

总之这篇延续了我一如既往的短小精悍。这篇前后还融合了我逗比和正经两种文风。

还有最近很忙,点文的妹纸们可能要等很久。

发现一到暑假我就没有了写文的动力。

我好像话有点多。

嗯。

王杰希生日快乐。

  13
评论
热度(13)

© 商商商酌。 | Powered by LOFTER